奇书网 > 我就喜欢惯着你 > 第354章 我超你个头(五)

第354章 我超你个头(五)

最新网址:www.xqishuta.com

    唐绪宁直起腰来,看着失常的父亲,喉咙里似乎泛过一阵腥甜,整个人在一股冲动的情绪下,感知都麻木了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知道为什么这样,明知不该说,还是要说。

    “转移国有资产为自己私人谋利,买通他国政要陷害对手。为掩盖当年犯罪事实,胁迫他人犯罪杀人,铲除知情者……爸爸。你知道这些都是什么罪吗?”

    唐绪宁声音很轻,轻得只有唐文骥能听见。

    而这时,唐文骥已不能骂他,也不想骂他。

    对待一个准备把他拖下水的儿子,他无力又瘫软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唐绪宁闭了闭眼,“我能干什么呢?我什么也不能干。我是您的儿子,我是帮凶。”

    他无力地说着,挣扎着,双眼赤红地盯住唐文骥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懂你,还想要些什么?你这一生,该有的都有了,该享受的都享受过了。权、钱,女人,什么都有……为什么还要那么多?还要别人的命。”

    唐文骥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他怒视儿子:“唐绪宁!”

    唐绪宁默默看着他,苦笑,“爸。你原本可以摆脱过往的阴影,真正做一个让人崇拜的人,就像那些年里,大家敬重的那个老唐一样,清清白白,身居高位。原本我们一家人可以过得很好,妈妈也不会死……你为什么偏偏不肯放过别人,不肯放过自己?”

    唐文骥嘴皮动了动,似乎想说什么,最后却没发一言,而是指向病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唯一的儿子。”唐绪宁垂下头,“你让我走。我今天走出这道门,就不会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唐文骥气得捂紧胸口,靠在床头看着他,冷笑不语。

    “你连我都怕。”唐绪宁嘴唇略微泛白,看着唐文骥,又笑了,“哪怕是面对亲生儿子,你也不敢多说一句,哪怕为自己辩解?因为你怕言多必失,一不小心哪句话,就成为了证据。完美犯罪,可还行?”

    唐文骥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坐在床头的他,眼窝深陷,肤皮苍白,已布满皱纹,扎着输液针的手背上,血管清晰可见,有一种狰狞,又有几分颓然。

    唐绪宁神情有些亢奋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此时分泌的多巴胺,是病态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面对的是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,有你不怕的人吗?爸爸?”

    唐文骥冷冷看着他,似乎失去了语言能力。

    唐绪宁又笑,“爸爸,我有时候很好奇,你真的爱过别人吗?爱过谁?父母、儿子、女人?妈妈你是不爱的。那个张怡,你爱她吗?也不爱吧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沉下声音,像剥开恶魔皮肤的义士,亢奋又畏惧。

    “苗阿姨,你爱吗?我看还是不爱吧?你爱的是于大壮的女人,不是苗芮。你不服气,苗芮当年没有选择比于大壮更优秀的你,而是选择了一无是处的于大壮,还过得那么幸福,你不甘心。所以呢,爸爸,你最后想要什么?从于叔手上,把她夺过来?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上句,唐文骥喘气半天才接着说下一句。

    “唐绪宁,你别在这儿胡说八道了。滚!我没你这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你了。”唐绪宁抬抬眉,似乎为了说服自己,真的不害怕,他挺直了腰,直视着病床上的老人,“你总是教我做个男人,我今天就男人一回,你却是不愿了?”

    “唐绪宁。”唐文骥怒不可遏,“为一个女人,你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,你丢的是谁的人?”

    “你呢?为了一个女人,或者说为了一己之私,有没有把你的儿子放在心上过?你做那些事情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,一旦东窗事发,你的儿子后半辈子怎么做人?”

    “疯了。你疯了。”

    唐文骥气急败坏,伸手去摁铃,想叫人进来。

    床头上的仪器显示,他的血压在不断升高。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唐绪宁说着,慢慢后退,看着他,一步一步退到病房门口,又站了片刻,转身绝然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,唐绪宁在阳光下走了一个小时后,拨打了于休休的电话。

    毫不意外,系统再次机械地提示:“你好,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,请稍候再拨。”

    用过一次的电话,就不能再用。于休休总会毫不客气地拉黑他,哪怕,他那天才冒死把她从发生海难的游轮上救回来。

    唐绪宁心里有火气,不服气,不甘心,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令他崩溃的事实。

    她对他毫无感情,也无丝毫眷恋。

    沉浸在过往故事里的人,从来只有他一个。

    于休休早已走远。

    他红着眼睛,从包里取出一张新卡,用换卡针熟练地把卡装在备用手机上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休休。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于休休懒洋洋地接电话,听上去心情不错,并有像往常那么损他,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见个面。”唐绪宁闷声说:“我想见你。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不太好吧?”于休休的声音里有难掩的不悦,“有什么事在电话里说。我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再次被拒绝,唐绪宁揉着太阳穴,头皮层层发麻,

    她对他的态度,原本他早就习惯的,可是在今天,当他为了她的霍仲南与父亲对峙,被父亲吼出病房,一个人站在异国他乡的街头时,他突然很难受,穿心烧肺的疼痛,难以抑制的疯狂,让他很想宣泄。

    可是,

    面对被他亲手弄丢的女孩,他的喉咙如同鲠刺,又说不出凶狠的话。

    父亲说得没错,他不是个男人,向来懦弱,那些斯文俊气,不过是胆小的伪装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我怎么做,你才会满意?于休休,我已经为你放弃了尊严,放弃底线,放弃了我能放弃的一切。做这一切,我就为了你有一天能重新接受我,我做得还不够吗?你告诉我,我到底要怎么做,还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他吼。

    他叫。

    他在愤怒。

    一句,又一句。

    于休休静默好几秒,纳闷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唐绪宁哑然。

    那些为她做的事,没有一件能出口,没有一件敢出口。

    他颓然蹲下,抱着头,像个可怜又无助的动物,在等着他的主人来领养。

    “好歹那天我救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,你不是为了恕罪?”

    唐绪宁神经突突地跳,无可奈何地服软,“于休休,以前是我错了。我错了,我道歉,我恳求你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道歉就是你为我做的事?”于休休轻轻笑了声,“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?你认错了,我就要原谅。你道歉了,我就必须不再计较,跟你重归于好?唐绪宁,你真当自己是宇宙法官?世界以你为中心,社会秩序要以你的标准来运行?”

    她说完,又是一笑。

    唐绪宁哽咽,“休休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唐绪宁道歉的笑还在喉咙口,于休休已经挂了。

    再拨,黑名单。

    他呆呆站立,看看火红的太阳,再看看周围来往的过客,人群里的他,孤单又无助地看着自己的手机,不知道自己这一天,都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只要与霍仲南无关的事情,于休休办起来就十分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她拒绝了唐绪宁,抬头就看到苗芮蹙起的眉,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哦,唐绪宁。”于休休随口应着,“妈,你还吃不吃点什么?这边的水果超好吃,口感超好,超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超你个头。”

    苗芮戳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她和于大壮是半个小时前赶到的。

    在国内,当他们得知这些事情的时候,简直如坐针毡,半分钟都呆不下去,于是马不停辞地安排好公司事务,匆匆赶了过来。得亏当初办签证的时候,于休休怕他们临时起意会跟过来玩,把一家人的全办了,要不然也只能在那边干瞪眼。

最新网址:www.xqishuta.com

新书推荐: 三十不惑 我就是爱学习 鲤鱼恋上冰 餐饮大佬 谈个恋爱真的是太难了 花都战神狂婿 直播之狩猎荒野 古穿今之霸总的小花葵 开局召唤一只小骷髅 不只是遇见